• 當前位置: 拍片資訊 > 行業資訊

    姐姐啊,吶喊吧!反抗吧!

    2021-04-09 12:04:17
    大人說:你是姐姐得聽話,要讓著弟弟!
     
    近日,殷若昕執導的電影《我的姐姐》上映,截止到4月6日,票房突破4.6億,引發話題熱議。無論從主題表達還是故事層次,看得出導演有做精心的設計和安排。這也是近年來難得的具有女性意識的影片。
     
    而伴隨《我的姐姐》走紅,另一位女導演——李玉早年在1996年拍攝的紀錄片處女作《姐姐》也被細心的網友發現,并因為都是講述姐弟關系而被拿出來和《我的姐姐》做比較。
     
    雖然這是一部20多年前拍的一部紀錄短片,但揭示出的問題或許現在仍然存在,并值得人們思考。

    “把她殺了!把她殺了!”

    很難相信,這樣的話語出自一個6歲的男孩之口,而他口中所要殺掉的對象,同樣是和他一樣,只有6歲大的姐姐。
     
    紀錄片《姐姐》出自1996年李玉在東方時空一檔叫做《生活空間》的欄目中做的一期節目,所講述的是一個普通家庭中雙胞胎的經歷,反映了父母錯誤觀念對孩子的毀滅性打擊,而本文的主題,也是圍繞該紀錄片所映射的社會現象進行人文主義探討。
    為了能夠更好地進行探討,這里先敘述一下紀錄片《姐姐》的內容。
    蕊蕊和峰峰誕生于一個普通家庭,父親是一名警察,母親則是一位家庭主婦,父親因為工作原因長時間不著家,照顧兩個孩子以及家務的重擔則落在了媽媽肩上。
     
    蕊蕊和峰峰本是一對龍鳳胎,只因父母認為姐姐理應照顧和謙讓弟弟,則主觀的選擇先讓蕊蕊來到這個世界,從而為其打上“姐姐”的標簽。隨著時間的推移,姐弟倆都到了6歲的年紀,但在家里母親似乎更加偏愛弟弟,即使弟弟做錯了事情,母親也要求蕊蕊讓著峰峰,紀錄片里大多鏡頭,都是母親抱著弟弟說話,而蕊蕊則孤獨的坐在一旁。

     

     

    某天,父親趁著工作空閑提前回家,這讓蕊蕊和峰峰都十分高興,父親也張羅著為家人做一頓晚飯,在這期間,蕊蕊和峰峰在臥室里看球賽,蕊蕊告訴母親自己想看《獅子王》,弟弟同時也問母親:“媽媽你想看球賽還是《獅子王》?”母親直接對蕊蕊說:“那你就少數服從多數吧,我和你弟弟都看球賽。”這時蕊蕊顯得十分生氣,就上前和峰峰爭搶遙控器,而弟弟直接對姐姐說出了文章開頭的話語,而母親也僅僅只是說著:“你倆再打我不管了。”
    這時父親走進來詢問姐弟倆為何起了爭執,母親將事情原委告訴父親,父親摸了摸蕊蕊的臉頰,說:“先看球賽,一會兒再看《獅子王》。”并教育弟弟不能用這樣的話語去說姐姐,這時蕊蕊開始在地上打滾,企圖用這樣的方式爭奪弟弟身上過多的權利,父親將蕊蕊拉起來并讓她站在墻角,并說出了和母親一樣的話語,少數服從多數。

     

     

    之后開始吃飯時,弟弟感嘆:“怎么今天這么多菜呀?”母親則回答道:“因為今天家里來客人了啊,你爸天天不在家吃飯,今天在家這可不是客人嘛?”這時蕊蕊一直站在衛生間門口遲遲不上餐桌,父母就招呼著讓蕊蕊過去吃飯,而蕊蕊則一直說著媽媽不喜歡自己的話,這時父親也加入了指責蕊蕊的陣地,但同時也或多或少的照顧著蕊蕊的情緒,而媽媽則一邊訓斥蕊蕊:“你這樣永遠不喜歡你。”
     
    一邊埋怨父親老是不在家,自己得負擔照顧兩個孩子的重任,同時弟弟不斷地在一旁煽風點火,崩潰的蕊蕊直接在餐桌上放聲大哭,最終,紀錄片在蕊蕊對母親的道歉中結束。

     

     

    當下的社會中其實不乏非獨生子女家庭中關注偏移的現象,也許這樣的偏移身為父母并沒有意識到,但卻體現在種種行為之中而被孩子體察到,備受關注的孩子容易出現恃寵而驕的特點,而遭受忽視的孩子很可能心生怨恨,這對一個家庭的發展或是家庭中個體的發展都是極為不利的,但該紀錄片所突出的問題,還不僅僅如此。
     

    姐弟待遇為何如此不一?

    可以確認的是紀錄片中的父母存在重男輕女的思想,對為男性的弟弟峰峰十分照顧,而對身為女性的姐姐蕊蕊冷漠至極,但是別忘了,若基于中國傳統長幼有序的思想,似乎讓峰峰作為長子出生似乎更合乎情理,所以換個角度思考,若是以“長兄如父,長姐如母”來理解,就順理成章了。
     
    因為無論是“長兄”還是“長姐”,都是社會責任的承擔者,在家庭中承擔著照顧幼者的責任,父母的考慮在于讓蕊蕊作為姐姐來承擔起照顧和她同時出生的弟弟峰峰的責任。
     
    這也就不難理解為何紀錄片中不論父親還是母親都頻繁地對蕊蕊說著同樣的話:“你是姐姐,你應該讓著弟弟。”即使是弟弟在說出惡毒如斯的話語之后亦是如此,蕊蕊被迫承擔了父母賦予其的社會責任,即使兩個孩子年紀相同,蕊蕊也再也逃不開這份責任對她幼小心靈的摧殘。

     

     

    從另一個方面看,若僅僅是重男輕女的觀念影響似乎也不能對各種事件的發生進行一個較為充分的解釋,例如片中的父親雖然也偏向弟弟,但同時也照顧著姐姐的情緒,以講道理的方式對蕊蕊進行開導,這里可以分為兩條線進行解釋,一是傳統家庭中的父親形象,二是夫妻關系模式對孩子的影響。

    傳統家庭中的父親形象

    即使是時代發展到今天,也依然有很多逃不開“男主外,女主內”這樣一個約定俗成的模式的例子,并不是說這樣的家庭運營模式具有什么嚴重的問題,是因為這樣的模式勢必導致父母對孩子所付出的精力不平衡。
     
    對于獨生子女家庭來說,所導致的問題則是單方愛的缺失,而對于非獨生子女家庭來說,則很容易激起內部矛盾。
     
    在紀錄片中,蕊蕊對于父親的提早歸來表現得十分高興,一方面是對父親的想念,而更多的,可能是希望父親以一個公正客觀的形象來為蕊蕊在家里所遭受的不公待遇主持公道,很明顯蕊蕊的想法沒有得到滿足,直至最后崩潰大哭。
    到這里其實可以看出,傳統家庭中父親其實是在外獨挑大梁,在家維系家庭關系和諧的這么一個形象,但在現實中,很多父親其實只能做到前者,而后者只是在維持表面上的和諧而已。
     
    紀錄片結尾,蕊蕊在父親的勸告下向母親承認了自己莫須有的錯誤,母親也接受了蕊蕊的道歉,這就是在這位父親眼里的所謂和諧,依舊是蕊蕊默默地承擔了所有的結果。
     
    甚至還有一種可能,畢竟是面對鏡頭,父親需要極力維持一個公平正面的形象,而事件放在私下也并不清楚會如何發展。當然,這也僅僅是一種可能。能夠理解的是,每個父母也有自己的難處和壓力,但是,后果也絕不該孩子來承擔。

    夫妻關系模式對孩子的影響

    不論是在電視節目矛盾還是餐桌矛盾中,母親不止一次地抱怨著父親總是不歸家,只留自己一人面對孩子的教育,還在峰峰面前將父親戲稱為“客人”,這些細節都能夠表現出母親其實對父親積怨已久。
     
    而從另一個方面看,積怨的潛在表現是不被滿足,底層邏輯便是母親十分希望父親能夠時常在家陪伴家人,同時分擔一些孩子的教育責任,但礙于父親的工作以及家庭角色,母親不能將怨念爆發,而這份怨念就轉向了孩子。
     
    從紀錄片中可以看出,蕊蕊是一個十分獨立且擁有自我意識的孩子,在面對不公待遇時,會用自己的方式(在地上打滾)企圖爭取到與弟弟相同的權益,而這樣的孩子,恰好看起來就是一副頑皮不懂事的樣子。
     
    而峰峰則表現出對母親的依戀,凡事都和母親站在一邊,這樣的孩子,也恰好看起來就是一副乖小孩的模樣,試想,本就為一人操持兩個孩子而感覺力不從心的母親,在面對一個乖巧懂事的弟弟和事事不讓自己順心的姐姐時,會如何選擇?
     
    且還不論這份姐弟關系中本就包含著重男輕女的影響。
    且這份不平衡的愛也是經歷過長久的積淀才形成的,重男輕女的思想讓蕊蕊本身就得不到比弟弟更多的關愛,這就讓她更加迫切地想要去擁有。
     
    但她的方式只能是對弟弟的厭惡和對母親不公行為的反抗,這恰好又會減少母親在她身上所花費的本就為數不多的精力,因此形成一個消極的惡性循環,最終全部作用在蕊蕊身上。
     
    值得欣慰的是,在紀錄片播出之后,蕊蕊的父母也意識到自身存在的問題,從此便改變了對蕊蕊及峰峰的教育方式,平衡了在蕊蕊與峰峰之間的關愛差距,現在姐弟倆都留學歸來并參加工作,表現優秀。
     
    在現實生活中,家庭成員之間或多或少都會因為各種因素而產生各種問題,這些問題輕則影響家庭關系,重則影響家庭中每一個人的發展,面對傳統觀念,取其精華去其糟粕才是長遠之道。
    面對夫妻關系,凡事商榷不行武斷之事才是萬全之策;面對孩子,行不得求于諸己,躬自厚薄責于人才是育人良方。
    關于后續,導演李玉也曾在微博寫道,
     
    “很多網友來問姐姐的后續,其實這個話題很長,當時這個紀錄片一放出,社會議論就很大,說實話也給這個家庭帶來很多困擾。
     
    母親跟我說,坐個火車都會有人責問她,使得她開始重視自己的問題,所以他們調整了對姐弟的教育方式,給了姐姐更多的關愛和尊重,我覺得紀錄片帶給父母的反思和震動還是很大的。
     
    現在姐弟倆都很優秀,后來都去了國外讀書,現在應該工作了,很久沒聯系他們了,也很想知道他們的近況。”
     

     

    *李玉,1996年執導首部電影《姐姐》 踏上導演生涯。2001年執導電影《今年夏天》獲得第58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女性題材電影獎。2002年憑借《今年夏天》獲得第51屆柏林國際電影節最佳亞洲影片獎。2005年執導電影《紅顏》提名第62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最佳影片金獅獎,并獲得威尼斯國際電影節國際同盟藝術電影獎。2007年執導電影《蘋果》提名第57屆柏林國際電影節最佳影片金熊獎,并獲得第5屆曼谷國際電影節評審團獎,第6屆紐約翠貝卡電影節劇本榮譽獎等國際獎項。2010年憑借電影《觀音山》獲得第23屆東京國際電影節最佳藝術貢獻獎、西班牙巴塞羅那亞洲電影節最佳影片獎等國際獎項。2016年3月8日在首屆金羊獎澳門國際電影節憑借《萬物生長》獲得最佳編劇獎。李玉新作《陽光劫匪》即將上映。

     

    作者 | 巴普洛夫沒有狗

    來源 | 巴普洛夫沒有狗、凹凸鏡DOC
     
    轉載來源;后浪電影
    聲明:轉載此文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我們將及時更正、刪除,謝謝。

     

    拍片計算器
    推薦視頻
    我要
    拍片
    拍片
    報價
    免費
    策劃
    客服 400-888-0960
    公眾號
    公眾號
    拍片熱線
    400-888-0960
    微信
    客服微信號
    投訴
    建議
    維權與監督
    客服:400-888-0960
    客服微信號:Filmcan99
    微信
    客服微信
    无码AV岛国片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